中西文化對談系列講座】

中西的生涯規劃觀:

從中國的經學《禮記》談起

     一般人只知道,當今西方在生涯規劃上提供了非常豐富的理論規範;從學習的選擇,個人的興趣,人格的傾向,職場的分辨,理想的實踐等開出了很龐大的參考作標,讓我們可以選用或遵循。卻少有人知道,我們華人在兩千多年前,便擁有非常高明的生涯理論,指引古代的學子們,完成他們的生涯理想與志業。

     五經中的禮記,便是一本這樣的書籍。它不但教導學子們如何從學習前的準備-立志起,重視一路的學習次第,依時序而教,正學與居學雙管齊下,強調正確的學習方法,與學習的內化,最後完成道德與學問的整體實現,達到內聖外王的道德理想與實踐。

     如此以事物為主,和以人為主之兩種不同之文化下的生涯規劃觀,孰為優劣?一場精彩的中西論辯,即將展開,為大家揭開中西生涯規劃觀的差異。

 

  主講人:周道協會學術顧問、覺明讀書會指導老師  張易生老師

  時間:104年3月28日(六) 早上10:00~12:00

  地點:台北市中正區寧波西街82號B1(蓮德品素天地)

  交通指南:中正紀念堂站2號出口,直走到寧波西街右轉

  費用:免費

  報名方式:0963579943/活動網址。(名額有限,敬請報名)

★預告4/11講題 — 當和尚遇到鑽石:企業診斷學

預告4/25講題 — 當耶穌遇到佛陀:台灣宗教教育的反思

 

 

       蓮德  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公車:

 

1 15 18 204
227 235 262 262區
295 304承德 304重慶 38
5 630 662 663
907 和平幹線

   公車站名(請自己找相對應的公車):

   寧波重慶路口,自來水西分處,中正二分局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ransform 的頭像
transform

貞明讀書會

transfor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左宗棠留兒孫遺產 不到1年薪

    【本報綜合報導】清朝末年重臣左宗棠,歷任浙江巡撫、兩江總督、欽差大臣等要職,任高官二十餘年,死後留給兒孫的財產,據左宗棠的曾孫左景伊在《我的曾祖左宗棠》一書記載,左宗棠死後,四個兒子每人只分到五千兩銀子,合計二萬兩,還不到左宗棠一年的薪資,真是匪夷所思。

    《羊城晚報》報導,治軍、治家甚嚴的左宗棠過世後的財產分配,根據《我的曾祖左宗棠》記載,方知他留給兒孫的財產,出乎意外少。

    左宗棠一生經歷了湘軍平定太平天國、洋務運動、同治陝甘回變、清軍收復新疆之戰等重要歷史事件,為清末重臣,歷任浙江巡撫、兩江總督、欽差大臣、大學士、一等輕車都尉等職,封二等侯,死後獲贈太傅,謚「文襄」。

    左宗棠任清朝高官二十餘年,每年的養廉金(清朝官員薪資較低,在本俸外加給的一種收入)有二、三萬兩銀子,另外還有例規等灰色收入。按理,他死時留給兒孫的財產不會少。

    不過,左宗棠六十八歲便立下遺囑,「我廉餘不以肥家,有餘輒隨手散去。」

    年譜中記載:光緒三年(一八七七年)六月,山西、河南大旱,陜西及甘肅慶陽發生饑荒,公(左宗棠)倡捐養廉銀萬兩。同治元年(一八六二年),他給兒子寫信:「念家中拮据,未嘗不思多寄,然時局方艱,軍中欠餉七個月有奇,吾不忍多寄也。爾曹年少無能,正宜多歷艱辛,練成財器,境遇以清苦淡泊為妙,不在多錢也。」

    左宗棠不僅教導子弟儉樸度日,自己也過著儉樸的生活。當了督撫仍然是「非宴客不用海菜,窮冬猶衣縕袍」。他將多餘的錢隨手散去,除救濟災民和貧苦族人外,也做了許多公益事業,如修城墻、辦書局、書院、資助西征軍糧餉…。

    左宗棠常以「不欲以一絲一粟自汙素節」告誡自己。傳說一次有位下屬拜見,臨走時留下了一罈泡菜,他見禮物不貴重,也就收了。客人走後,家人打開罈子一看,原來是一罈金子。左宗棠立即命人將客人追回,將「禮物」退回,還批了一頓。

    又有一次紅頂商人胡雪巖在上海送給他禮物,其中有一架金座珊瑚頂和兩支人參,他將這兩件貴重禮品退還給胡雪巖,只收了一些食品。

    他經手的西征軍餉逾幾千萬兩銀,但不貪不占,連按官場例規享受的補貼,也一概不受。